侯磊先生,国家一级大检察官,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现任世界孔孟yabox10促进会副会长、河北省传统yabox10研究会荣誉会长,上海吉尼斯总部法律顾问。侯磊同志主政河北检察机关的11年间,查处经办了一系列大案要案,坚持真理,一身正气。
  “有功于世,无愧于心,做正确的事,正确的做事”,是侯老的人生箴言。退休以后的生活,侯老将大量时间和精力投放在传统yabox10的公益传播事业上,重点推广官德教育,以《弘扬传统yabox10,塑造最好自己----以我的梦共筑中国梦》为主题,在全国各地汇报演讲300余场,深受各届干部群众欢迎。
  侯老将“学习”做为退休后的生活方式。古稀之年,笔耕不辍,每天阅读、书写,并将自己的所感所悟总结出来,形成短小精悍、内涵深刻的短文,中华经典网本着恭敬、感恩的心,收集、整理侯老的短文,并专门开设《yabox10_亚博全网网页登录_亚博APP网页登录》专栏呈现给大家,字字珠玑,篇篇锦绣,让人领悟到侯老42年从政生涯、11年检察官经历、9年退休生活中,对党的忠诚,对事业的奉献、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人生的深沉思考。
  在这里,我们聆听到一位老人的忠告!
  在这里,我们领悟到生命智慧的箴言!
  在这里,我们感受到博爱的胸怀,大爱的音律……
  来吧,聆听《yabox10_亚博全网网页登录_亚博APP网页登录》,启迪人生智慧!

中华经典网编辑部
2015年4月1日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2.4

      

《芳草鹅儿  绿满微风岸》“芳草鹅儿,绿满微风岸”出自范成大《蝶恋花·春涨一篙添水面》。全篇为:

 

“春涨一篙添水面。芳草鹅儿,绿满微风岸。画舫夷犹湾百转,横塘塔近依前远。

 

江国多寒农事晚。村北村南,谷雨才耕遍。秀麦连冈桑叶贱,看看尝面收新茧。”

 

该词是作者退居苏州石湖期间所作,描写了江南秀美的田园风光。

 

“春涨一篙添水面。芳草鹅儿,绿满微风岸。”篙,是撑船用的竹竿或者木杆。一篙,用来形容水的深度;鹅儿,即是幼小的鹅仔,毛茸茸的羽毛黄中带着浅浅的绿色,与嫩草相似。上阙头三句的意思是,涨了足有一篙深的春水,渐渐添平了水面。芳草地上,鹅儿蹒跚觅食,春风微微吹拂,染绿了堤岸。此几句,作者用灵动的笔触,渲染了初春的景象和万物复苏的生命活力;“画舫夷犹湾百转,横塘塔近依前远。”画舫,彩绘的船;夷犹,缓慢;横塘,苏州西南的大水塘。上阙后两句的意思是,我乘坐着画船,缓慢地移动在河渠纵横的水道上,横塘的高塔越来越近,依稀可见就在不远的前方。此三句表达了作者驾船出游赏春的盎然兴趣;

      

“江国多寒农事晚。村北村南,谷雨才耕遍。”江国,指水乡。下阙头三句的意思是,今年的江南水乡,因春寒迟退,所以农事也晚。不管是村北还是村南,到了谷雨时节,才将田地耕遍。此三句描绘了农家因天气原因,而紧张耕作的繁忙景象,折射的是百姓的辛苦; “秀麦连冈桑叶贱,看看尝面收新茧。”秀麦,出穗扬花的新麦子;看(kan)看(kan),即将之意;尝面,可以吃新麦做成的面食了。结句两句的意思是,已开始吐穗杨花的春麦,随风起舞连冈成片,茂盛的桑树叶也要便宜卖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品尝新麦子做成的面食和收取新的蚕茧了。作者在结句中,通过对农家丰收在望的景象描写,表达了对安定生活的渴盼之情。

    

与其说这是一首水乡田园词,莫不如说是一幅清新、明净的水乡田园图,散发着浓郁的农家生活气息,寄寓了作者希望国安家宁、百姓安康的思想情感。

     

“芳草鹅儿,绿满微风岸”灵动的词句,与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一样,已成为后人用来描绘初春美景的名句。当今时节,已至隆冬。然,春之消息正孕育在这严寒之中。用不了太久,映入我们眼帘的将是那“芳草鹅儿,绿满微风岸”的充满希望的初春盛景。

   

附:范成大(公元1126—公元1193年)字致能,一说至能。平江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因居石湖畔,故号石湖居士。南宋诗人,从江西派入手,后学中、晚唐诗,继承了白居易、王建、张籍等诗人和新乐府的现实主义精神,终于自成一家。与杨万里、陆游、尤袤合称南宋“中兴四大诗人”。其诗特点,一是风格平易、浅显、清新;二是题材广泛,其中以反映农村社会生活内容的作品成就最高。代表作是《四时田园杂兴》,共记60首。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2.03)

 

     《憔悴天涯  故人相遇情如故》“憔悴天涯,故人相遇情如故”出自赵彦端《点绛唇·途中逢管倅》。全篇为:

 

     “憔悴天涯,故人相遇情如故。别离何遽(jù),忍唱《阳关》句。

 

     我是行人,更送行人去。愁无据。寒蝉鸣处,回首斜阳暮。”

 

     倅(cuì),乃副的意思。从该词的词义上看,管倅应该是一个在某个州郡任副职的管姓友人,与作者在途中相遇,不久又分手。于是,作者有感而发填下该词。 

     

     “憔悴天涯,故人相遇情如故(我在异地他乡漂泊,正疲惫之时,与老朋友相遇,深厚的情谊还和从前一样)。”憔悴,因漂泊而疲惫;天涯,这里指异地他乡。“他乡遇故知”,乃人生四大喜事之一,在异地他乡且是在身心俱疲之时,与老友意外相逢,怎能不叫人心生欢喜。上阙的头两句,既表达了此种心情;“别离何遽,忍唱《阳关》句(别离为何会这么快?让人不忍唱那《阳关曲》)。”遽,匆忙之意;《阳关曲》,唐朝诗人王维诗作《送元二使安西》中,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后来,有人将此诗谱入乐府,名《阳关曲》,多用作表达送别之情。上阙的后两句,表达了作者与友人意外相见,却又匆匆而别的由喜转忧的心情;

    

     “我是行人,更送行人去(我原本就是漂泊之人,现在还要去送漂泊之人,真是离愁难遣啊)。”下阙的前两句,通过对旅途中送友人远行的描述,表达了作者依依不舍的愁绪,读来让人觉得黯然神伤;“愁无据,寒蝉鸣处,回首斜阳暮(离别的愁烦本就让人心绪不安,偏又听到不远处秋蝉的哀鸣声,回首遥望夕阳已经坠下,只剩一片沉沉暮色)。”据,安定之意。结句三句,通过对凄切的寒蝉声和暗淡的暮色景的描写,烘托了作者心绪不安的离愁别绪。淡笔浓情,笔力尽显。

    

     “憔悴天涯,故人相遇情如故”描绘了漂泊天涯之人,他乡遇故知的喜悦情感,言出了后世许多相同际遇者的共同感受,故成为深受人们喜爱的名句。社会发展到今天,交通工具的越来越方便快捷,他乡遇故知已不再是什么难事,但在“憔悴天涯”之时遇到故交知己的那种“故人相遇情如故”的喜悦心情,依然不会改变。

     

     附:赵彦端(公元1121年—公元1175年)字德庄,号介庵,鄱阳(今江西鄱阳)人,一说汴梁(今河南开封)人。宋高宗绍兴八年(公元1138)进士。约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为余干县县令,终至左司郎官。诗好词工,著有《介庵词》等。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2.02)

 

     《春来春去催人老  老夫争肯输年少》“ 春来春去催人老,老夫争肯输年少”出自张元干《菩萨蛮·三月晦 送春有集 坐中偶书》。全篇为:

          

     “三月晦,送春有集,坐中偶书。

  

     春来春去催人老,老夫争肯输年少。醉后少年狂,白髭(zī)殊未妨。

   

     插花还起舞,管领风光处。把酒共留春,莫教花笑人。”

     

     唐宋时期,以送春为题材的词作不胜枚举。主题也大多离不开男女情思,春去伤怀等。而该词虽也是一篇送春之作,却写得别开生面。其没有前述的那种惆怅和悲愁,而是充满了积极向上的乐观情绪。

     

     前面的小序“三月晦,送春有集,坐中偶书”便是这首词的写作背景。“晦”,是指农历月末的最后一天;“集”是聚会之意。故,小序的详解就是:在农历三月的最后一天,我与友人相聚欢宴举行“送春”活动,因偶有所感,便在座席之中填下该词。

  

     “春来春去催人老,老夫争肯输年少。”争肯,意即怎肯。上阙的头两句是说,春天匆匆来了春天又匆匆去了,如此往复地催赶着人变老,可老夫我怎么就肯输给年轻人呢?作者不服输的精神跃然纸上,让人读之顿生敬意;“醉后少年狂,白髭殊未妨。”“醉后少年狂”由苏轼《江城子》中“老夫聊发少年狂”一句脱胎而来。上阙的后两句是说,我喝醉后也会像少年一样狂野,纵使胡须变白了那又有什么妨碍,照样是活力四射。此两句是对“老夫争肯输年少”进一步诠释;

     

     “插花还起舞,管领风光处。”管领,即统领之意。白居易在其诗《早春晚归》中有云:“金谷风光依旧在,无人管领石家春”。该词下阙的头两句即是化用白诗,意为:这里的风光有我来统领,让我们把头上插满鲜花纵情狂舞,一起享受这即将逝去的大好春光吧,此两句把上阙“醉后少年狂,白髭殊未妨”落在了行动上,再度强调了作者不服老的劲头;“把酒共留春,莫教花笑人”。结句的两句是说,让我们端起酒杯一起来挽留春天吧,不要让春花来讥笑我们。作者用拟人的手法表达了“春天将尽春花尚能泰然处之,人更不能有萎靡之态”的惜春情感和洒然送春的乐观心态。

 

     “春来春去催人老,老夫争肯输年少”折射了作者不服老的精神状态,也是被后世广为推崇的名句。实际上,“老夫”终究是要输给“年少”的,但不服老却是一种积极健康的心态。不因年老而自甘消沉,以“老夫争肯输年少”的乐观精神去积极应对“春来春去催人老”客观规律,活好当下,活出质量,活成传说,又有谁能说“插花还起舞”只是年轻人的专利呢?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2.01)

 

     《醉眼冷看城市闹  烟波老  谁能惹得闲烦恼》“醉眼冷看城市闹,烟波老,谁能惹得闲烦恼”出自张元干《渔家傲·题玄真子图》。全篇为:

   

     “钓笠披云青嶂绕,绿蓑细雨春江渺。白鸟飞来风满棹,收纶了,渔童拍手樵青笑。

   

     明月太虚同一照,浮家泛宅忘昏晓。醉眼冷看城市闹,烟波老,谁能惹得闲烦恼。”

 

     《玄真子》原本是唐代诗人张志和所著书的名称,后来他便被人以“玄真子”相称。“玄真子图”就是有人为张志和作的画像,画家是谁不得而知。张元干看到这幅画后,便题了这首《渔家傲》。

  

     “钓笠披云青嶂绕,绿蓑细雨春江渺。”上阙开头二句是说,在青山环绕,细雨蒙蒙的浩渺春江之上,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玄真子正在垂钓。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一幅苍山环抱,烟雨迷蒙的独钓之画面,宛若水墨画般优美;玄真子曾填过一首《渔歌子》,词曰:“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这幅《玄真子图》大概就是画家依据这首词,为其创作的画像。张元干也是根据这首词加之眼前的画面,写下了静中有动的下阙后三句“白鸟飞来风满棹,收纶了,渔童拍手樵青笑(白鹭飞来的时候风吹得满船都是,玄真子开始收钓线了,其身旁的渔童和樵青夫妇二人高兴得拍手欢笑,庆贺主人满载而归)。”据《张志和碑铭》上记载:唐肃宗曾经赐给玄真子男佣和婢女各一,玄真子便将二人配做夫妻,夫叫渔童,妻叫樵青。此三句,表达了作者对充满诗情画意的江南景色之喜爱,以及对其乐融融的自由自在生活的讴歌和向往;

   

     “明月太虚同一照,浮家泛宅忘昏晓。”太虚,指天光;浮家泛宅,指在船上居住、生活。下阙的头两句是说,天光和月色一同映照着小船,在船上居住的时候是不去分辨早晨还是傍晚的。此两句描写的虽是画面上渔翁以船为家的景象,折射的却是作者不愿与世俗同流的高逸情志;“醉眼冷看城市闹,烟波老,谁能惹得闲烦恼。”闲烦恼,顾名思义,即是与自己毫无干系的烦恼。故结句三句是说,玄真子即便是一双醉眼,对城市繁华和喧闹照样冷眼相看,在岁月的烟波中宁可老去,也没人能够惹得他生闲气。此三句与其说是对玄真子淡泊人生的赞誉,倒不如说是作者宁静致远的表达:不慕功名利禄,摆脱世俗烦恼。

   

     “醉眼冷看城市闹  烟波老  谁能惹得闲烦恼”是作者超然物外旷达情怀的写照,也是后世喜爱的名句。喧闹市井,烟波岁月,从生到死,烦恼诸多。但仔细想来,有多少“烦恼”是与自己有关的?比如,这个明星婚变离异了,那个网红因酒驾进去了,本与我们无关,却能叫有些人甚或相当一部分人为之徒生烦恼。究其原因,无外乎是精神空虚的表现,故而,人需要不断地在读书学习和工作实践中充实自己,如此才能在岁月的烟波中达到“谁能惹得闲烦恼”的境界。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1.30)

  

     《犹有壮心在  付与百川流》“犹有壮心在,付与百川流”出自张元干《水调歌头·举手钓鳌客》。全篇为:

   

     “举手钓鳌(áo)客,削迹种瓜侯。重来吴会,三伏行见五湖秋。耳畔风波摇荡,身外功名飘忽,何路射旄(máo)头?孤负男儿志,怅望故园愁。

   

     梦中原,挥老泪,遍南州。元龙湖海豪气,百尺卧高楼。短发霜粘两鬓,清夜盆倾一雨,喜听瓦鸣沟。犹有壮心在,付与百川流。

     张元干年轻时跟从名将李纲抗金,秦桧把持朝纲后极力打击主战派,张元干因之罢官。该词即是他离开官场二十年后重游吴县(今属江苏)时所作。 

 

     “举手钓鳌客,削迹种瓜侯(离开官场二十年来,我成为了“钓鳌”和“种瓜”的隐士)。”上阙头两句表达了作者离职后的无所事事的生活,暗喻英雄无用武之地;“重来吴会,三伏行见五湖秋(今天重游吴县,在三伏交秋的季节看见了太湖秀丽的初秋景色)。”吴会,即吴县,近太湖;五湖,这里专指太湖。上阙的这两句描写作者故地重游,百感交集:太湖初秋虽风光无限,却是南渡下的景色,怎不叫人黯然神伤;“耳畔风波摇荡,身外功名飘忽,何路射旄头(太湖的风浪声回响在我的耳畔,所谓的功名早已飘走,不知道我何时还能张弓射箭击杀金兵)?”旄头,原指星宿,这里代指金兵。上阙的此三句表达了作者想为国建功立业,却请缨无路的愤慨;“孤负男儿志,怅望故园愁(因奸臣当道,我变成了孤身一人,恨自己辜负了丈夫志向,只能无可奈何地远望故乡发愁)。”故园,指中原失地。上阙最后两句表达了作者二十年来从未忘记报国雪耻的志向;

    

     “梦中原,挥老泪,遍南州(我常在梦里回到被金兵践踏的中原,现在只能老泪纵横地走遍江南的大地)。”下阙头三句表达了作者梦里都想收复中原却又无可奈何的悲伤心情;“元龙湖海豪气,百尺卧高楼(我有陈登那样志在天下的豪气,即便身卧百尺高楼也常怀忧国忘家之心)。”元龙,即东汉末年的陈登,其少年时即有扶世济民之志,并且博览群书,学识渊博。下阙的这两句,作者借陈登自喻,表明虽在湖海闲游,家国情怀却始终没有忘记;“短发霜粘两鬓,清夜盆倾一雨,喜听瓦鸣沟(已经头发稀疏、两鬓染霜的我,被清凉夜里的倾盆大雨惊醒,高兴地听到屋顶上瓦沟里响亮的流水声)。”下阙的此三句描写了作者因雨而乐的心情。为何会“喜听瓦鸣沟”?不禁让人想起陆游的“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滂沱大雨倾泻于瓦沟,轰响犹如戈鸣马嘶,此不正是“一洗中原膏血”的象征吗?此时卧于榻上但仍尚思报国的作者听了怎能不发自内心的欢喜;“犹有壮心在,付与百川流(我的雄心壮志还在,此刻正与那倾泻而下的雨水一起汇入百川流入大海)。”百川归海,是大势所趋。故而,作者在结句两句表达的是中原终将收复,国家势必统一的坚定信念。

 

     “犹有壮心在,付与百川流”古人铿锵的诗句,也是我们今天的心声。祖国必将统一,百川归海的滚滚洪流,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

 

     附:张元干(公元1091年—约公元1161年,一说约公元1170年),字仲宗,号芦川居士、真隐山人,晚年自称芦川老隐。芦川永福(今福建永泰)人。历任太学上舍生、陈留县丞。金兵围困汴梁时,入李纲麾下,坚决抗金,力谏死守。后因秦桧打压,离开官场。张元干可算是北宋末年和南宋初年的一位承前启后的重要词人,与张孝祥一起号称南宋初期“词坛双璧”。著有《芦川归来集》10卷、《芦川词》2卷,计180余首.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1.29)

 

     《万事一身伤老矣  戎葵凝笑墙东》“万事一身伤老矣,戎葵凝笑墙东”出自陈与义《临江仙·高咏楚词酬午日》全篇为:

 

     “高咏楚词酬午日,天涯节序匆匆。榴花不似舞裙红,无人知此意,歌罢满帘风。 

  

     万事一身伤老矣,戎葵凝笑墙东。酒杯深浅去年同,试浇桥下水,今夕到湘中。”

 

     金人入侵中原,宋高宗被迫南迁,陈与义避难于湖南、湖北一带。期间的某一个端午,他凭吊屈原,心生感慨,遂作该词抒发爱国情怀。

   

     “高咏楚词酬午日,天涯节序匆匆”,楚词,又作楚词,系屈原所作。上阙的头两句是说,情绪高昂地吟咏楚词,以纪念端午,在流落天涯之时,又适逢节日与时令匆匆而至,我却像屈原一样报国无门,怎能不心生感慨;“榴花不似舞裙红,无人知此意,歌罢满帘风”,上阙的后三句是说,眼前的石榴花不像舞女红裙子那样鲜艳,没人知道我现在的想法,只有自己高歌楚词的声音像风一样,鼓满了屋帘。此三句,是作者对往事的回忆来进一步表达了落寞的情怀。想当年,陈与义因一首《墨梅》被宋徽宗赏识而名噪一时。权贵政要争相往来,歌舞酒宴频繁而至,欣赏着穿着鲜艳裙装的舞姿,畅饮着甘甜的美酒,何等惬意。而现如今却是浪迹天涯,有家难回,有谁理解他此时的心情,只能让高歌朗诵声与其相伴。字里行间充满了作者对过去幸福生活的回忆以及对和平生活重来的向往;

    

     “万事一身伤老矣,戎葵凝笑墙东”,下阙的头两句是说,唉,虽然所有的往事,都与我一起在伤感中变老,但我每天照样会同向日葵一起,凝结着笑意迎着墙外东升的太阳。此两句,表达了逆境下的作者旷达之情怀,虽然家国离乱,往事不堪回首,但心就像向日葵一样,永远向着东方。很显然这里的“墙东”是指爱国的初心;“酒杯深浅去年同,试浇桥下水,今夕到湘中”结句的三句是说,酒杯还是以往的酒杯,但所盛装的“内容”却不一样,以往盛下的是和平幸福之欢乐,现在盛下的是有家难回的流离之苦,我试着把杯中酒浇到桥下的流水当中,想必它一定可以在今晚留到湘中的汨罗江里,屈子也一定会收到我的敬意。作者在结句中,描写了以酒祭屈原的虔诚,满腔豪情,倾注于对屈原的怀念之中,并借此抒发了自己的爱国情怀。

    

     “万事一身伤老矣,戎葵凝笑墙东”表达了离乱之中的作者不变的爱国初心。该句现常被引用,但已不限于“爱国”之初心。“墙东”还被比喻“理想”“希望”等。人生于世,“万事一身伤老矣”有时候是逆境,大部分是自然规律,虽然无法回避,但只要心有朝阳,便每天都会笑逐颜开。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1.28)

 

     《坐中都是豪英》“坐中都是豪英”出自陈与义《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全篇为: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宋高宗绍兴五年(公元1135)或六年(公元1136年)陈与义退居江南,时年四十五或四十六岁。在一个无所事事的夜晚,他登临阁楼,写下了该词。陈与义是洛阳人,在词作中追忆了二十多年前的洛中旧游,那时是徽宗政和年间,天下还承平安无事,可以有游赏之乐。然而,金兵南下后,陈与义逃到江南,回忆起二十多年的往事,可谓百感交集。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回忆起当年在午桥畅饮的情形,在座的都是英雄豪杰)。”午桥,在洛阳南,当时是北宋的热闹之地。上阙的头两句表达了作者对太平时光和以往好友的追忆;“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月光映在河面,随水悄悄流逝,在杏花的淡淡影子里,吹起竹笛直到天明)。”上阙的后三句祥写,当年的快乐时光、良辰美景,赏心乐事,杰出好友历历在目,可惜那只是二十多年前渺如云烟的往事,让人无比怅然;

   

     “二十馀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二十多年的岁月宛如一场梦境,现在却是生活在胆战心惊当中)。”下阙的头两句,表达了作者因南宋王朝无能而产生的担惊受怕之情感,这也是千万黎民的共同想法;“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我在无所事事中登上小阁楼观看新雨初晴的夜色,不禁感叹,古往今来多少兴衰之事,都体现在打鱼人夜半的歌声当中。)。”结句三句,没有续接前句的悲叹之情绪,而是转为旷达:今天南宋的衰败也好,还是昨天北宋的兴盛也罢,都和以往的历朝历代一样,不过是打鱼人口中的歌声罢了。因此,我没必要为今天的处境而落寞,而是应积极生活。

 

     “坐中都是豪英”是作者对周围友人的认可与赞叹,作为佳句常被后世用于同样意思。“坐中都是豪英”一方面表明了对友人的认可,另一方面表明了“主人”豁达宽广的胸襟。是的,一个心胸狭窄,嫉贤妒能者是不会认可他人、赞赏他人的,唯有尚德者才会发现周围人的闪光点,并让这些闪光点聚集成一片光辉。

    

     附:陈与义(公元1090年—公元1138年),字去非,号简斋,河南洛阳人。北宋末、南宋初杰出诗人,诗尊杜甫,前期清新明快,后期雄浑沉郁。同时也工于填词,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豪放处尤近于苏轼,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1.27

 

《飘零疏酒盏  离别宽衣带》“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出自秦观《千秋岁·水边沙外》。全篇为: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鹓(yuān)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宋哲宗亲政后起用新党,包括苏轼、黄庭坚、秦观等在内的一大批“旧党”纷纷被贬。该首词即是写于作者被贬郴州之时。翻译成白话文的意思是:河岸边、沙洲外以及城郊处处都传递着早春的寒气已经退去的讯息。枝头上零乱的花影和黄莺不断的啼叫声,向人们昭示,温暖的春天已经来临。然而,在这大好春光里,我却飘零在外,聚少离多的近况,让我与亲友们把盏的机会越来越少,离群索居的生活让我日渐消瘦,衣带显得越来越宽松了。平时很难见到知心朋友,只能与那悠悠碧云,沉沉暮色相对;

     

回忆起往昔,曾经奉旨在西池与百官欢宴举杯相会,顶着华盖的百官的马车,就像天空中整齐有序的鹓鸟和白鹭飞驰在大街上,气势真是雄伟壮观。然而,谁料到风云变幻,如今与那些同僚们携手相游的地方,还有谁没有摧折?他们与我一样,或者被贬,或者迁谪,总之无人幸免。唉!看来回到皇上身边的梦想是断了,只能望着镜子里自己的年轻容颜一天天变老。春天很快就要过去了,那无数的纷纷坠落的艳红花朵,更撩起我的愁苦宛如那深深的大海。

该首词作以春光流逝、落花飘零的意象,抒发了作者因政治理想破灭而生发的难以自解的愁苦和伤怀。在艺术上更是一波三折,一咏三叹,蕴藉含蓄,感人肺腑。后人评价曰:“以景结情,境界深远,余味无穷。”

很多时候,我们或为理想追求,或为生活所需而“飘零疏酒盏 ,离别宽衣带”,但也正因之,我们才会更加勤勉奋发,以期让大有作为去替代聚少离多的相思之苦。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1.26)

 

     《世间谁是百年人  个中须著眼  认取自家身》“世间谁是百年人?个中须著眼,认取自家身”出自朱敦儒《临江仙·堪笑一场颠倒梦》。全篇为:

   

     “堪笑一场颠倒梦,元来恰似浮云。尘劳何事最相亲。今朝忙到夜,过腊又逢春。

    

      流水滔滔无住处,飞光忽忽西沉。世间谁是百年人?个中须著(zhuó)眼,认取自家身。”

      该词系朱敦儒晚年的作品。作者看似看破红尘的笔触,折射的却是“南渡”之后对南宋王朝软弱无能的无可奈何的失望心情,从侧面反映了处于离乱时代的文人志士空有报国之志的沦落感。

     “堪笑一场颠倒梦,元来恰似浮云。”上阙的头两句意思是,人生真是可笑,就像一场颠倒的梦境,原来一切都如同那飘忽不定的浮云一般。作者本来无意于官场,以布衣笑傲于山水间,但却鬼使神差的走入官场,然而最后却因做官而被误解、讥讽,这岂不是一场颠倒梦吗?由此而生发出人生“恰似浮云”的感慨;

      

     “尘劳何事最相亲?今朝忙到夜,过腊又逢春。”上阙后三句是倒装句,意思是,从早忙到晚,忙过了腊月又迎来了新春。可在尘世间忙忙碌碌究竟为了与谁亲近呢?作者通过对时序的描写来表达情感的变化,在感叹时光流逝的同时,提出了“尘劳何事最相亲”的问题,像是在问别人,更是在问自己,然而,这个问题却是作者自己也无法回答的;

    

     “流水滔滔无住处,飞光忽忽西沉”下阙前两句意思是说,时光像流水飞逝,太阳转眼西沉。作者以“流水”与“飞光”来形容时光的流逝和世事变迁的迅速。对客观事物的描写,折射的是作者主观意识上的失落;

     

     “世间谁是百年人?个中须著眼,认取自家身。”结句三句的意思是,这人世间有几人能活过百年?故而,在短暂的一生中最值得重视的,是看准自身。结句三句,是作者饱经风霜后的人生领悟:人生短暂,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重要的是活出自己。

   

     “世间谁是百年人?个中须著眼,认取自家身”乃是古人对人生的领悟,又何尝不是我们应有的领悟:古语云,“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既然知道人生短暂,我们便不应在意别人的看法与说法,只要问心无愧,何不活出个快乐洒脱的自己。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宋词名句赏析】

(2020.11.25)

    《不须计较苦劳心 万事原来有命》“不须计较苦劳心,万事原来有命”出自朱敦儒《西江月·世事短如春梦》。全篇为:

    “世事短如春梦,人情薄似秋云。不须计较苦劳心,万事原来有命。

幸遇三杯酒好,况逢一朵花新。片时欢笑且相亲,明日阴晴未定。”

     该词从慨叹人生短暂起笔,表达了作者进入人生暮年后,对世情的“大彻大悟”和劝人及时行乐的处世观念。

 

    “世事短如春梦,人情薄似秋云(世事短暂,就像春梦一样,转瞬即逝,人情淡薄,就好比秋空上的薄淡的白云,顷刻即散)。”上阙头两句,作者用贴切自然的比喻,形象地表达了其对事和人的认识,令人读来深有感触;“不须计较苦劳心,万事原来有命(没有必要计较自己所谓的辛勤劳苦,因为世上的所有事情,原本是命中注定的)。”上阙的后两句中,强调的是“宿命论”观点,表达了作者对所在时代的无奈,也反映了其“放得下”的旷达情怀;

   

    “幸遇三杯酒好,况逢一朵花新(今天非常幸运地喝到几杯好酒,而且又看见了一朵刚刚绽放的鲜花)。”下阙头两句,通过对现实生活的有趣描写,反映了作者在顿悟“宿命”后得乐且乐的生活状态;“片时欢笑且相亲,明日阴晴未定(欢乐时光仅仅片刻,就让我们多多亲近吧,因为明天会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啊)。”结句两句是对上两句的续写,毕竟“好酒”和“新花”属于短时间的幸遇,所以一定要与这短暂的欢乐时刻多亲近一会儿,更何况明天是“阴”是“晴”尚未可知。结句看似写作者自己得乐且乐,实则是劝人珍惜欢乐时光,能今日快乐就不要等到明天,及时行乐之观点显而易见。

       

    “不须计较苦劳心,万事原来有命”作者“宿命论”的表达,得到了后世相当一部人的认可。因而常会被人在事业未成或生活失意后引用,以聊以自慰。而笔者以为,“不须计较苦劳心”是一种旷达的表现,但“万事原来有命”并不尽然。用“命运”来说事,只能说是弱者或不去奋争者为失败找的借口而已。“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世界上伟大的音乐家贝多芬的名言,才应该成为我们努力进取,永不言败的座右铭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版块负责人:汤丽英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1] [2] [3] [4]... [71]
0
 
Copyright & copy 经典网唯一官网 传统yabox10公益论坛官方网站 官方邮箱:zhjdorg@163.com 电话:0311-86991907
经典网官方QQ群:129272535 官方微信号:zhjdorg2013
地址:石家庄市四中路16号中国盒子商务楼B座5层